学历论坛

《通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在保护公民合法言论自由的同时,禁止利用互联网、通讯工具、媒体 以及其他方式从事以下行为:
一、组织、煽动抗拒、破坏宪法和法律、法规实施的。
二、捏造或者歪曲事实,散布谣言,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
三、组织、煽动非法集会、游行、示威、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
四、从事其他侵犯国家、社会、集体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的。
管理部门将依法严加监管上述行为并予以处理;对构成犯罪的,司法机关将追究刑事责任。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57|回复: 0

审美心理距离说

[复制链接]

81

主题

82

帖子

0

积分

学生

积分
0
发表于 2017-11-28 08: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审美体验中,一味地“移情”,不但不能增强美感,反而会使美感消失,甚至会产生苦痛感、不幸感和绝望感。这是因为在移情过深的情况下,审美主体与对象之间的界限完全消失,他们眼中的艺术世界还原为实际生活本身,这样审美欣赏可能变成了自伤身世,审美主体也就可能陷入苦痛的深渊,甚至可能演变为一场灾难。那些读了歌德的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而自杀的青年,那些观看歌剧《白毛女》而站起来朝“黄世仁”开枪的战士,他们是感情丰富的人,却不是好读者、好观众,因为他们都在不知不觉之中因移情过深而从艺术世界中退回到现实世界,审美欣赏竟演变成了生活悲剧。由此看来,审美体验需要移情,但又不能一味移情。在审美主体与审美对象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是审美体验的必要条件。这样就又有学者提出了“心理距离”说来解释审美体验。
    “距离”一词的本义是对时间和空间而言的。如从此时到彼时、从此地到彼地之间隔着一个长度,人们就把这种时间、空间相隔的长度叫做距离。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时空距离有利于审美态度的产生。时间距离是美的塑造者。任何一种寻常琐屑之物,一旦年代久远就会获得美的价值,引发人的美感。例如三足两耳的鼎,在古代不过是煮东西用的最普通不过的器物,但在今人的眼中,就会具有古雅之美,令人神往不已。这就是因为有了时间距离,是时间将它美化了。亲人死亡是最痛苦不堪的事,但岁月的流逝竟可以将其变为深沉的诗。中国古典诗词中,咏史、怀古的题材特多,也是因为时间距离具有美化、诗化作用的缘故。“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一个“遥”字,给人物和事件罩上了诗的光环,唤起了我们对古人的多少热情,引起了我们多少遐想与叹息。“‘从前’这两个字可以立即把我们带到诗和传奇的童话世界,甚至一桩罪恶或一件坏事也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不那么令人反感”(朱光潜语)。同样,空间距离也具有美化事物的作用。在近处看起来平常、不快甚至丑陋的事物,将它们放在一定的距离外去观照,就可能变得奇崛、愉快甚至美丽。一般的山壑从近处看是很平常的,但你若登上高山往下俯瞰,就另是一番景象。例如,杨万里在《中元日晓登碧落堂望南北山二首》中这样写道:“登山俯平野,万壑皆白云。身在白云上,不知云绕身。”你看,寻常的山壑,放到一定的距离之外,变得多么美丽而富于诗意!由此可见时空距离都可以促成观赏主体的审美态度的确立。
    但是,“心理距离”说中的“距离”,不是指上述时空相隔的长度,而是指心理的距离。最早把“心理距离”作为一种美学原理提出来的是英国美学家、心理学家爱德华·布洛(Edward Bullough)。1912年他发表了题为《作为艺术中的因素和一种美学原理的心理距离》的长篇论文,提出了完整的“心理距离”说。布洛所规定的“心理距离”的概念,是距离的一种特殊形式,是指我们在观看事物时,在事物与我们自己实际利害关系之间插入一段距离,使我们能够换一种眼光去看世界。布洛举过一个“雾海航行”的例子。设想,海上起了大雾,这对正在船上的水手和乘客来讲,都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在茫茫雾海中,水手因判别不清方位和信号,担心船只触礁,而使精神极度紧张,感到万分焦急;乘客则除了担心船出危险而恐惧外,还会因船速放慢耽误旅行日期而心绪不宁,一切都使得这场大雾变成了不安与恐怖。但是布洛又说,假如水手和乘客暂时忘却海雾所造成的麻烦,忘却那危险性与实际的忧闷,把注意力转向“客观地”形成周围景色的种种景物,那么海上的雾也能够成为浓郁的趣味与欢乐的源泉。因为那迷茫的雾所造成的水天一色的情景像透明的薄纱,简直是一幅奇妙无比的画;那船处在雾海中所造成的远离尘世的沉寂,也能给人一种恬静、安宁、自由、快适的感觉。同一场景,却产生了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这是怎么回事呢?布洛说:这是“由于距离从中作梗而造成的”。在前一种情况下,海雾与我们的切身利害完全重叠在一起,中间不存在“距离”,我们只能用普通的眼光去看海雾,所以,只能感受到海雾给我们带来的灾难。在后一种情况下,海雾与我们的切身利害之间,插入了一段“距离”,我们能够换另一种不同寻常的眼光去看海雾,所以能够看到海雾客观上形成的美景。由此不难看出,布洛所说的“距离”,不是实际的时空距离,而是一种比喻意义上使用的“距离”。这种距离的插入,是靠自己的心理调整而实现的,所以叫做“心理距离”。
    古往今来,一切伟大的诗人、艺术家之所以能从寻常痛苦甚至丑恶的事物里发现美和诗意,就是因为他们通过自己的心理调整,能够将事物摆到一定的距离加以观照和品味的缘故。例如竹子,在一般人的眼里,它不过是可以架屋、造纸和当柴烧的寻常之物,但中国古代诗人面对竹子,却另是一种眼光,从它那里发现了一个又一个鲜活、动人、美丽、清新的世界。“寒天草木黄落尽,犹自青青君始知”(岑参),“绿竹入幽经。青萝拂行衣”(李白),“绿垂风折笋,红绽雨肥梅”(杜甫),“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刘长卿),“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郑燮)。在这些诗人的眼中,已彻底改变了看待事物的普通方式,所以普通的竹子已具有生命的颤动和美好的性格,竹子在诗人的“心理距离”的作用下,已进入了艺术世界,获得了美的意味。由此可知,“心理距离”作为审美的一个因素,“有如强烈的亮光一闪而过,照得那些本来也许是最平常、最熟悉的物体在人们眼前突然变得光耀夺目”(布洛语)。
    “心理距离”说的核心是强调审美体验的无关功利的性质。在布洛看来,事物有两面,一面是“正常视象”,另一面是“异常视象”。所谓“正常视象”的一面,是指事物的与人的功利欲望相关的一面;所谓“异常视象”,即事物的与人的功利欲望无关的一面。在一般的情况下,事物的“正常视象”这一面是“具有最强的实际吸引力的一面”,因此我们的心总是倾向这一面,总是被事物的功利欲望所羁绊而见不到事物的美。例如我们对一条极为熟悉的街道,是很难领略它的“异常视象”(即美的形象)的一面的。我们一进入这条街道,就急匆匆走进冷饮店,转入副食店,在百货商店的货架前搜寻,在粮店里排队,走出店门,进入家门,我们既不留心那洁净的街道,也不去理会那整齐的楼房……我们总是无法超脱与我们个人的需要和目的相关的“正常视象”,因为我们无法把自己生活于其中的街道摆到一定的距离之外去观照。倒是一个从外地来观光的陌生人,他来到这条街道,并不去关心什么冷饮店、副食店、百货店、粮店,即摒弃了街道的与人的功利欲望相关的实际的一面,为它街面整齐的楼房、洁净的道路、窗台上摆的花、蓝天上飞的鸽所倾倒,一下子就发现了它的具有美的特性的“异常视象”这一面。因为这个陌生人的心不为事物的功利欲望所牵累,能够把事物摆到一定的距离之外去观照,因而能够发现事物的美。由此可知,审美心理距离的获得是以审美主体的摒弃功利欲望为条件的。布洛强调说:“距离所造成的变化,可以说,——开始就是由于使现象超脱了我们个人需要和目的牵涉而造成的——总之,正如人们常说的,是由于‘客观地’看待现象而造成的。”
    从现代心理学的观点来看,布洛的“心理距离”说实际上讲的是人的一种特殊注意——审美注意。注意作为人的一种心理机制是指人的大脑皮层形成了优势兴奋中心,使人的意识集中于一定的客体或客体的特定方面,并排除其它的刺激,表现出人对一定客体或客体的特定方面的指向性和选择性。客观事物一般都具有非审美属性(如实用属性等)与审美属性这样两面。在非审美注意的情况下,是事物的非审美属性(如实用属性)引起人的大脑皮层的优势兴奋中心,因此,事物的审美属性被排除在注意之外,或仅仅成为一种“背景”,人的注意集中指向事物的实用属性等非审美方面。如在雾海航行中,人们的注意完全被眼前的危险所吸引,对周围的景色美熟视无睹。又如面对竹子,人们的注意被竹子的实用价值所吸引,对竹子的美质不予理会。
    布洛关于“距离的内在矛盾”及其解决办法的论述,深刻地揭示了审美体验的规律,给艺术创作和欣赏以很大的启示。艺术创作中经常运用的诗化原则、陌生化原则、变形原则、程式化原则,从一定意义上说,都是艺术家为了使其艺术品获得理想的审美心理距离所采取的艺术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